捕鱼之海底捞修改

作弊玩家和破解玩家,你更討厭哪一個?

然而我仍然沒有弄清楚他們為什么開掛……

作者等等2019年12月06日 12時00分

很多玩家可能對“破解”這個詞感到恐懼,尤其是在多人游戲的語境下,但其定義其實相當寬泛。某些人之所以“破解”舊的電子游戲和軟件,目的是保護它們,讓人們在多年后仍然能用模擬器來玩——事實上在游戲社區,玩家們甚至將這些人視為英雄。

但也有人喜歡在游戲里作弊。很多FPS玩家都知道,作弊就像一座玫瑰花園里的雜草,幾乎無法徹底清除。在《Apex英雄》《堡壘之夜》《守望先鋒》等游戲中,作弊的人會使用穿墻、加速、自動瞄準等外掛,破壞所有人的樂趣。幾個月前,《PUBG》就曾封殺了大約3萬名作弊者,其中還包括一些職業選手。

為什么這些人喜歡作弊?究竟是為了獲得支配其他玩家的虛假快感,亦或有其他原因?我很想傾聽這些人訴說他們的心聲。

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,尋找這類玩家并不容易,他們似乎都不愿意與我談論動機。幸運的是在Discord的某個頻道,一位名叫“多米尼克”(Dominic,化名)的用戶非常坦率地回答了我提出的問題。多米尼克說,只要保證在文章中匿名,允許他使用變聲軟件,就可以跟我聊聊。另外他只愿意在Discord上與我對話,雖然他不介意“個人”問題,但希望別刨根問底。我同意了他提出的這些要求。

就這樣,我倆的對話開始了。多米尼克告訴我,目前他不制作外掛,但會花錢買。他拒絕透露購買渠道,但根據他的說法,通過社交媒體(尤其是Instagram和Discord)很容易找到……經過一番搜索后,我發現外掛販子似乎無處不在,使用“hackhelp”和“helpfulhacks”等看上去相當正經的關鍵詞就能找到。

多米尼克還說,PayPal是最方便的付款方式,因為買賣雙方完全可以編造交易的名頭。

當被問到為什么購買外掛時,他說:“這個問題讓我想笑。假設我玩《反恐精英:全球攻勢》,如果其他玩家作弊,那么我也得跟上。這就像一種防御性技術,有時候管用,有時候又沒什么效果。當然如果有人無緣無故地開掛,那確實很煩人。”

是誰帶他走上作弊這條路的呢?

“我哥。無論我多么努力,他總是能在游戲里擊敗我,搞得都不想跟他一起玩兒了。但后來我很好奇,想知道該怎樣提高技術,這才發現原來他在用外掛。”

多米尼克與我共享了他玩《反恐精英:全球攻勢》的屏幕,不過對圖像做了模糊化處理,隱藏了姓名。我發現他的“技術”太高超了:只要點點鼠標,他就能看穿墻壁、實現開槍零后坐力,并且無論敵人的移動多么不規律,他都可以一槍命中……雖然我不怎么玩《反恐精英》,但能想象當與他對戰的玩家一次次被殘酷射殺時,他們肯定很郁悶。

多米尼克告訴我,在花了一段時間掌握竅門后,他還教會了幾位朋友作弊。當他們一起玩游戲時,多米尼克很享受這種勢不可擋帶來的快感。他甚至考慮過自己制作和售賣外掛,“年齡正好,就算賣這類東西也不會入獄。”

我問多米尼克,他是否比今年9月份接受BBC采訪的那位17歲黑客更年輕,但他拒絕提供一個確切的答案。多米尼克在與我的交談中一直語氣溫和,但當問到是否考慮過其他玩家的想法和感受時,他的態度突然變了。“他們可以退游戲啊,這又不難。”

我又指出,作弊現象在《PUBG》《反恐精英:全球攻勢》等游戲中太猖獗了,退出游戲似乎也解決不了問題。對于這種說法,多米尼克指責我試圖將他描繪為“壞人”,結束了對話,然后將我踢出了頻道……這并不讓我感到意外,因為我一直在那個頻道尋找愿意跟我聊聊的其他玩家,甚至偶遇一位在群里調查欺詐行為的女孩——我倆顯然不是“普通”用戶。

雖然似乎走進了一個死胡同,但調查沒有結束,我還很想知道為什么某些玩家(尤其是年輕玩家)愿意以制作外掛為業。著名播客節目《Darknet Diaries》主持人杰克·瑞希德爾(Jack Rhysider)擅長揭露互聯網上的黑幕事件,他告訴我,他大概能理解為什么黑客們喜歡制作游戲外掛——盡管這屬于非法行為。

“我認為他們當中的很多人剛開始都是玩家。設想一下如果你是個青少年,能夠在臥室里用電腦玩游戲,那么就會開始思考怎樣才能在游戲中獲得優勢。你也許會使用某種作弊手段,并逐漸了解游戲、軟件乃至電腦的運行方式。”

“在好奇心的驅使下,他們愿意花大把時間來研究,久而久之就很容易成為黑客。”

尼克·瓊斯(Nick Jones,化名)就是這樣成為一名黑客的,但他對為多人游戲制作外掛不感興趣,而是會使用自己的知識開發ROM和模擬器。一位經常使用ROM的朋友介紹我與瓊斯認識,邀請我加入他為模擬器愛好者創建的一個私密Facebook群組。在那里,瓊斯和我聊了聊他為什么會迷上制作ROM。

“1982年,父親買了一臺Commodore VIC-20,當時我才4歲。”瓊斯說,“我被它迷住了,甚至在上幼兒園前就自己學會了怎樣使用BASIC編寫非常簡單的程序。從那時起,我就一直對電腦很感興趣,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花了很多時間鼓搗電腦和游戲機。我喜歡想方設法讓電腦運行得更快,或者運行一些它們原本無法運行的軟件。”

瓊斯回憶說,他曾經在一臺使用英特爾i486SX-20處理器的機器上運行《毀滅公爵3D》(配置不足游戲最低要求的一半),“運行效果很糟,但確實能運行。”

上世紀90年代,瓊斯也曾對破解、盜用電話線路等非法行為產生興趣,一度走上犯罪的道路。“如果說我在十幾歲時只是違反了幾項法律,那太輕描淡寫了。就計算機犯罪而言,90年代就像狂野西部,很多人無法無天,因為幾乎不可能對他們提起訴訟,地方當局不知道該怎樣處理全國范圍內的電子犯罪。”

瓊斯告訴我,有時他會用隨機號碼打電話,讓電信公司向其他人收取費用。瓊斯還會生成虛假的信用卡號碼,使用偽造信息進行網購,將附近的一所廢棄房屋作為送貨地址——當銀行發現問題并通知零售商時,貨已經在路上了。

瓊斯曾兩次被捕,不過他向我保證,那些行為都是自己年少輕狂時犯下的錯誤。“我再也不會那樣做了。如今法律比過去更清晰,執法人員受過更好的訓練,還擁有一流裝備,知道怎樣應對這類事情。如果把在90年代做的事情放到今天,我可能會因為欺詐和身份盜竊被判刑20年。”

12年前,他在自己第二次被捕后吸取了教訓。瓊斯承認自己的經歷相當極端,在他創建的Facebook群組中,很少有成員曾像他那樣犯罪。

瓊斯和多米尼克顯然屬于完全不同的兩類人,他倆使用技術手段破解游戲的動機也不一樣。黑客行為改變了瓊斯的生活,而對于多米尼克來說,我不確定他的未來會怎樣,但真心希望他能做出改變……盡管如此,我仍然沒有弄清楚為什么某些作弊玩家會以破壞其他人的體驗,傷害開發者和整個玩家社群為樂。也許這個問題就沒有標準答案。

?

 

本文編譯自:egmnow.com

原文標題:《The Human Side of Those Who Cheat at and Hack Games》

原作者:AIMEE HART

* 本文系作者投稿,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。

0

作者 等等

[email protected]

每個人都能當上15分鐘的名人,吃貨辣媽說。

查看更多等等的文章
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

綁定手機號

根據相關規定,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,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。

按熱門按時間

共有0條評論

關閉窗口
捕鱼之海底捞修改 重庆快乐十分 手机棋牌哪个靠谱 福彩快乐12数据分析工具 泳坛夺金最近500期 澳客比分直播 单机捕鱼达人之美人鱼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大乐透复式投住方法 秒速时时彩有假吗 大有彩票安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