捕鱼之海底捞修改

触乐夜话:今天你“厄”了吗?

厄介归厄介,我化学荧光棒又做错了什么呢?

编辑李应初2019年07月22日 17时46分

触乐夜话,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鲜事。

小罗病了

bilibili举办的线下聚会Bilibili Macro Link 2019上海站(BML)前日在梅赛德斯-奔驰中心举?#23567;?#27963;动结束之后,关于BML的风评在社交媒体上呈现出两个极端。一方面,屏幕观众对演唱会的内容感到十分满意,表示“?#23545;?#36229;过去年”;另一方面,从现场归来的观众们当中弥漫着一种愤怒的气氛——而这主要是放飞自我的“厄介”们引起的。

BML2019现场

“厄介”一词来源于日语“やっかい”,本意是“给他人造成麻?#22330;保?#22312;偶像应援文化中指代“行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应援者”。就词义来说,厄介是一个明确的贬义词,不过它在不同的应援文化圈中的恶劣程度大不相同,在同一个圈?#21448;校?#19981;同群体的接受程度也不太一样。事实上,讨论一个人是否厄介,最关键的一点还是现场的感受——对方是否影响了演出质量和观看体验。这是一个十分主观的判断(而互联网上的主观判断往往并不“主观”)。

?#36947;?#26377;些惭愧,我也曾当过厄介。在全场停止打Call的时候和朋友大喊一个超长的可变三连是我那段时间常干的事。这种迎着全场眼神出警(“出警”指阻止厄介的行为)的满足感让人十分沉醉——我至今也坚持认为,当时那首歌超长的前奏需要一个填充的Call词。

《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?#20998;?#20872;田将生饰演的隐馆厄介,他将自己的名?#36136;游?#22121;运的来源

在短暂的打Call生涯中,我见过在站区打Wota艺的小哥,也见过倒挂在栏杆上应援的强者,不过不管怎样,他们大喊大叫的内容还在这个圈子的语言体系之内,并没有那么突兀。就我自己而言,我不觉得他们需要受到某种谴责。

不过这次BML上的状况似乎有点不太一样。这些厄介们在演唱会过程中投掷化学荧光棒、放飞荧光竹蜻蜓,甚至还敲锣打鼓(是真的锣)。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还有人驾?#36824;?#30528;荧光棒的无人机飞入会场,在观众头顶盘旋。与之相比,大喊不?#40092;?#23452;的“Yetaiga”似乎都不算什么了。

需要指出的一点是,虽然“放飞自我”是厄介的常态,但底线是不能造成生命安全上的威?#30149;?#20142;度极高的化学棒应该在应援者手中闪闪发光,而不是在场地中飞舞,重重地砸到某个倒霉蛋的头上。

Wota艺表演

除了在场内厄介,还有人把这种疯狂带到了场外。据说,有人找到了伊波杏树(声优,BML嘉宾)的?#39057;?#25151;间,?#27599;?#20102;门并往里扔荧光棒,还骄傲地在群里说“对方哭着说再也不会来中国了”。虽然事后被证实整个事件是自导自演的“迷惑行为”,但是这位老哥编排的故事已经被转载到外网上,给中国观众的形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。

对于这些不知尺度的狂欢者而言,厄介的称呼还是太轻了。他们的行为已经?#23545;?#36229;过了“给别人添麻?#22330;?#30340;范畴,反倒是和“危害公共安全”的领域比较接近。在这种情况下,观众们的“出警”十分无力,而真正意义上的出警则显?#26757;?#24120;必要。

相信在这次BML之后,大众对于应援文化的评价会再次降低。这些做过头了的厄介们在打Call粉丝“毫无理智、不知所谓”的?#31216;?#19978;重重地画下了一笔,这真是令人难过。

1

编辑 李应初

大人不及格。

查看更多李应初的文章
登录注册后写下你的评论

绑定手机号

根据相关规定,无法对未?#29616;?#30495;实身份信息的?#27809;?#25552;供跟帖评论服务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完成?#29616;ぁ?/p>

按?#35753;?/span>按时间

共有3条评论

关闭窗口
捕鱼之海底捞修改 北京赛app机器人 琼崔海南麻将 重庆快乐十分开到几点 篮球让1是什么意思啊 加拿大快乐8和加拿大28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今天的 时时彩100本金十期方案 快速时时秘籍 极速快乐十分所有平台 足彩单场开奖结果